「從很遠很遠的地方悠悠傳來了……

須川展也傾斜著頭,將手掬起輕輕地放置耳旁,蹙著眉頭、緊閉雙眼,此刻的他像是獵人,聚精會神任由感官極力捕捉周圍所有可能出現、又可能沒有出現的細微聲響,不容任何瑣碎的聲音波動逃離追捕。即使隔著螢幕、並未與他身處同一空間,也叫人不禁屏息,以免讓自己呼吸的聲響打擾了這份專注的空氣。

           「想像這是從很遠很遠的傳來的聲音,神秘的神秘的……」

他的大師班就是如此有張力。
而見下一刻他攥緊了拳頭在約略正臉前方的半空,有規律地,叩叩叩地,模仿著敲擊的動作;咚咚咚地,肉眼可見地逐漸將揮舞的力道加強。

           「這是聽起來最興奮的地方,漸強都要做出來。」

歡迎來到日本國寶級薩克斯風大師──須川展也的大師班!

聽須川展也的大師班是一件很令人享受的事。
從基本功到音樂詮釋,他都能找到正好的譬喻,向學子、向聽眾傳遞他腦中所摹繪的音樂想像。

           「旋律、主題就如畫畫的原色,將不同的色彩融合,音樂就會變得更豐富多彩。」

           「試著營造神秘的世界,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音樂,如溪水流淌,由靜謐而後開始變得強烈清晰,更有力量的感覺。」

           「希望你(演奏時)同時扮演兩個角色:一個是很容易生氣的老師,一個是被老師罵的學生。」

           「各式各樣的主題、旋律會變身成各種各類的形狀、姿態,匯聚於裝飾樂段(Cadenza)裡。」

           「像是新幹線一樣──對台灣來說是高鐵──唰地,快速流暢。」

           「把曲子想像成是神秘的,纖細的,易碎的,放鬆吹奏。(⋯⋯)將纖細和強烈的部分對比呈現出來,就能傳達曲子的魅力。」

對於吹奏了「Henri Tomasi: Concerto for Alto Saxophone and Orchestra, mvt. I」的蔡承叡同學,以及吹奏了「Jacques Ibert: Concertino da Camera」的郭宇浩同學,須川老師除了明確地向兩位做演奏技術上的提點,亦給予了如上所述的指導。不禁讓人佩服須川老師對於音樂的想象力與感受力之強烈。
「技術性的練習當然重要」須川老師說道,「但將樂曲中最開心、最好玩的地方吹得更有樂趣一些,也是非常重要的。」

他很擅長以語言描述,以譬喻,以示現 ── 藝術、戲劇、幾何圖形、交通工具 ── 利用任何可以協助理解音樂氛圍的有形之物,時而搭配上豐富的表情變化與肢體語言,將無形的音樂具體形象化地呈現在每位眼前。

難得的大師班,團員們亦把握機會向須川老師請教了好一些問題,如:

  • 如何將抖音表現得富有穿透力及戲劇性?
    他向學子們分享以速度72加入16分音符、或以速度100的三連音,搭配漸強漸弱和音階等方式練習。除此,也提出要多聆聽弦樂演奏者、聲樂家的抖音是如何處理的。
  • 對於古典樂演奏者使用塑膠竹片的看法?
    他則表示要用耳朵好好去聼音色、音準,「只要自己喜歡那就用吧!這是很自由的。雖說演奏裝備很重要,但如何將内心的音樂傳遞給觀眾也是重要的。」

問及:對於《Fazil Say, Suite》這首曲子的演奏想法,他娓娓道來《Fazil Say, Suite》的背景。Fazil 是世界級的土耳其鋼琴家和作曲家,「我感覺到土耳其語中的音樂感,就如臺灣和日本在使用自己的語言進行日常會話時都有自己獨特的音樂性,每個國家、每個語言都有自己的節奏」須川老師談道,「Fazil 聼見了這種音樂性,他所編的音樂,土耳其的節奏感非常突出而有個性,因此編出的曲子很棒且極具節奏性。」

其後,還有如「嘴型的國別差異」、「中低音域的滑音注意事項」、「老師改用Selmer Concept吹嘴的原因」、「音色和共鳴的練習方式」等問題提出,他仔細思索,認真回覆每一道提問,由基礎練習、演奏技巧、樂器裝備至音樂詮釋,「用自己的耳朵好好去聼,吸收到的都會融入自己的身體。」此刻,須川展也的音樂為何極具想像張力、渲染性而又魅力多彩,中原因昭然若揭。

真諦是:「聆聽」